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 ? 失语症【原创】

失语症【原创】

2019-03-15  分类: 散文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
清晨,喉咙并没有了知觉,咽一口口水,生疼。

  “我今天是不能说话了。”这般想着,给饮水机接上电源,叠好被子,开始洗漱。镜中,自己与昨日并未有什么不同,心里笑笑,把漱口水倒了出来。

  洗漱完毕竟已过去十分钟,看来四天的考试把这具骨架也弄生锈了。所幸,水烧好了。我接上大半瓶热水——昨晚留有一小半。用手捂着瓶子出门,这真不是一般的冷,估摸着得零下。

  拐到教室,把课桌收拾一番,累倒了,我大概凌晨四点入睡。

  灌下500毫升热水,略微好受些,早读自然是读不出声了,我死死地盯住生物书,来回默读——你看……我还是在读的。

  上午五节课,物理,数学,数学,英语,英语,幸亏没有一节课让我们读书,老师都忙着评讲试卷。

  我头昏脑胀,勉强听了一节物理课后,竟然还有大课间。跑完800米,由物理学可知,我做了64000焦耳的功。我深觉体内卡路里所剩无几,胰高血糖素也救不了我,拼着最后一点甲状腺激素换来的热量,我爬上了楼。

  对不起,我不行了,我必须得想点东西来缓解一下痛苦,我有气无力地瘫在座位上。全然不理老师在干什么,独自思考着。

  就像我曾经提到的,当一个人全身心投入做一件事时,可以暂时忘却肉体上的痛苦。我很快进入状态——宇宙,文明,元素,季节……数之不尽的思绪在我脑中生根。我沉迷于此,觉得一阵轻松。

  我经常头晕,而我对付这种事的办法就是写东西,专注于写作时,灵魂觉得一阵轻松。原理同上。

  思考许久,中午的铃声悠然响起。我想伸懒腰,但估计会用尽我所剩无几的能量——我必须留够能量去往食堂——于是我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路上遇见了恋慈,露出幸灾乐祸而不带恶意的笑容,我比了比拳头,以示威胁。

  下午,喉咙依旧,疼痛难忍,挤出一块痰,带血,罢了,罢了。

  我必须写点东西。原来我不准备听课了,我要写点东西,很需要。

  我坦然拿出稿纸,问问自己想要什么,便开始写。

  这种体验很难得,而我确信它是有意义的,我以一个有着原创的人的身份过了一天,我无法与任何人进行流畅的交谈,在无奈之余,我发觉这段时间较之平常宽裕了许多——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与观察。

  我不由得想到了霍金,这位伟人仅有一根手指可动,却取得那般举世瞩目的成就,或许这得益于他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思考。

  有人说,上帝关上一扇门,必定为你打开一扇窗,我倒觉得与其这样说,倒不如说上帝拿走了太阳,却为你留下一盏灯,灯光没有阳光那么明丽,却不会灼伤眼睛。

  我开始思考如果永远失语会怎样?这个问题迷住了我——思考此类问题,非常有意义。如果我不能开口,那我便失去了成为演说家的机会,那阳光下最灿烂的职业与我无缘,我无法唱歌,无法与朋友交谈,女儿哭泣时,我无法出声安慰,在节日,我无法向在乎的人献上我祝福的声音……还是不能说不在啊,如果真的发生了。

  那些人是这样生活的,无力向别人说“早上好”,“好久不见”一类的话,即使别人愿意听也无法诉说;班级歌唱比赛,老师委婉的让他留在观众席上一个人;上课时,从来不能举手;站在圣堂下,无力说出能让另一半欣然泪下的三个字;被人用刀逼到角落里,连呼叫都做不到……那种生活,会是怎样?

  他们还是坚持着,在那种生活中努力活,并活出更加鲜活的自己。

  我不是一个多高尚的人,我只是偶然睡,并有所思考,到了其他幸运的人,想想他们的生活是怎样,他们不曾述说的内心是怎样。

  女孩在黄昏中停下脚步,面带微笑,或许她是在歌唱。

  我并不感动,也并不难过,我只是偶然接触到这般思绪,略微有些感慨罢了。

  还是要为他们祝福,仅此而已。

相关阅读:

版权申明:本文 失语症【原创】 版权归作者所有

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zqieqiang.com/sanwen/20190315/171333.html

  • 评论(4)
  • 赞助本站

哔叽文学网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