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影评 ? 周星驰新喜剧之王影评

周星驰新喜剧之王影评

2019-02-14  分类: 影评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  • 残忍的误认

最新上新的电影《新喜剧之王》中有一个颇为令人回味都场景,观众可能都印象深刻,在电影的开头,有一位老人被车撞后,浑身是血倒在车前,而女主角如梦以自己作为演员(跑龙套)的经验,认定老人碰瓷的演技太低,并试图教授老人如何碰瓷显得逼真,从而造成了喜剧效果。

随后医院的救护车将重伤的老人拉走,女主角和观众才意识到老人并非是碰瓷,而是确实受伤了。

难道这个场面没有让人感到恐怖吗?

在这个暴力血腥的场景里面,女主角将老人的遭遇与自己的演员经验联系起来,试图指导老人演得更加真实,正是一种简单化地偏见式地误认。再往更加糟糕的方面来想,如果女主角地误认感染到了其他人,老人的处境将显得十分危险,不止有可能遭到指责,还有可能无法得到应有的治疗。

在“权威”的判断来临之前,误认总是占据着先锋。我们基本上总是会遭遇这样的场景,举一个例子,我们身体有一些小症状,而在去医院以前,我们总是会将其与各种病症进行联系,产生恐慌。而唯有在医院确诊了之后,我们才能通过“权威”认定我们所患的疾病。

如拉康所说“父亲或者更糟”,如果医生没有扮演“父性符号权威”的存在,患者也不会信仰其所说的每一句话。但是如果权威本身就是一种“误判”,造成的结果将是极为残酷的。

仔细观察,女主角如梦的“逐梦”也来自于一种权威的“误认”,她将《喜剧之王》中的“尹天仇”的经历作为了权威的断言。(同时必须联系一下我们所生活现实,“追逐梦想”一般也被认为是正确的。)她认定“没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员”,她相信自己将是明日之星。然而她只是一个龙套。

  • 如梦与龙套们

龙套本质是“被规训的肉体”,不需要任何的个人化特征与活动,她试图在集体地规训下展现她个人的解读,这既是不允许,也是不可理解。因此她在被倒吊在城墙们上的时候,也努力当一个死尸,哪怕头已经非常疼痛,也不停止。

当在集体性的肉体规训下,龙套已经变为粗糙地机器,除了长着人的长相,其余的多余感情被迫消失。场务让一个龙套做一个生气的表情,他也只是嘴角一横,像个漫画勾勒地人物,随后就可以合格上场。

在女主角如梦扮演雕像那一幕中,更加能展示龙套的本质。因为真雕像的成本高,所以龙套被刷地雪白扮演雕像。这也揭示了龙套的本质,他们的本质是肉体,而不需要个人的面貌,如果说龙套可以约化地成为一个表情或者可以活动的活死人,绝对是场务求之不得的。

这部《新喜剧之王》的残忍之处也在于此,这活脱脱是一次城市中的工薪群体的集体再现,他们被要求成为螺丝钉,却用梦想与奋斗来欺骗他们。他们明明就是活人,却要用死的机制来束缚他们。

而他们的确相信梦想,如同如梦相信着“尹天仇”的奇迹,她相信自己可以成为明星,因为“梦想——奋斗——成功”是在这个混乱现实之中最为简单而清晰的道路,这些“龙套”们,生活在社会控制的阴影之下,基本上只有自己的肉体可以为自己来掌控,基本上也只有锻炼自己肉体的权力。因此,“奋斗”成为了他们不可多得安慰良药。

她对自己的肉体控制也显得格外残酷,她去菜市场一家便宜的整容所进行整容,她想要整容成外国地漂亮女模特,却被误以为要整容成猩猩。这不也是一层暗示?女主角误认为自己将成为明星时,他人已经将其误认成为一只“猩猩”,一个纯粹的动物。

但在面对现实,当她完成对自己身体的改造后(整容后)前去试镜,却被误认成为巫婆的替身,她被迫作为龙套,连自己的肉体也无法受到自身控制,在片场被反复殴打,拖拽,并没有人询问她的意见,肉体疼痛地承担者是她,而表演无助哭泣的人却是大牌明星。

从而我们发现,如梦乐观“追梦”的现实基础是,她无法适应残酷操控的现实。当她误认“奋斗”(即对自我的规训)将是她走向成功的过程时,她反而进入了被迫规训的过程。最终的结果将是悖论,因为她无论如何努力跑龙套,都不会达成她的“明星梦”。

而她的父母所不忍心的正是这些,如梦所痴迷的“逐梦”是在对自我身心的残害。当她父亲握着半截啤酒瓶打在头上威胁看盒饭的壮汉时,当她父亲忍不住前去和场务讲理时,问起他们为什么要欺负“那个女孩”(如梦)时,那些人都仿佛忘记了她是谁。他们早已是被驯化好了的纯肉体,只负责做自己的机械工作,行为与一条“恶犬”也没有什么差别。

更加能体现对个人驯化地部分是一直跟着马克的女经纪人,只要被叫醒,她就会一边有节奏地拍着手,一边挥赶着并不存在的人群,同时说着“大家都让一让,马老师来啦。”她只会拍手和说让一让,在马克骂人的时候说,“马老师生气啦”,在马克说台词内容的时候说,“马老师讲戏啦”。总之,她跟着马克,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围绕着“马老师”和“让一让”,机械地重复。

这些片场百态,所展示的是对社会规训抵抗的失败的集体,他们是不断运行着地零件,坏掉的一天,可能就像马克踹女经纪人一样,被恶狠狠地丢弃。

 而女主角的“梦想、奋斗、努力”不过是一种解决焦虑的方案,大量像电影中张全蛋一样的人,在贩卖着这些,他们占据“如梦们”内心的权威位置,告诉你“你会成功的”,事实是,这些人并不相信梦想,只是让“如梦们”相信着。这里,已经彻底揭穿了“梦想”的假象,它是“想象的自我”,而非真实。

 这样看,这部《新喜剧之王》几乎是一种对“梦想、奋斗、努力”的反讽,当在一个高度被规训化的社会,所谓遇见更好地自己,只是对自己的身体的二次规训,并且将受到社会的暴力挤压。如梦的“逐梦”正如大多数茫然的人一样,面对复杂而充满阴影的现实,唯一抓住的清楚可见的救命稻草,是力图抵抗社会规训的自我教化。

  •  结局

这也是对现在的盲目追梦者的警告,无论是追求梦想还是混吃等死,最终都将面临着被迫磨损成为零件的结局。这种结局不可避免。

但是和《长江七号》一样,在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残酷的现实下,用浪漫和诗意来扭转这个灰暗的可能。

这也是许多人讨厌《新喜剧之王》的原因,结局如梦似幻,但只有屏幕上上演的种种不堪的跑龙套的辛酸,才戳穿了领奖时光鲜的假象。在群体的大笑中,父母亲的眼泪才显得格外真实。他们和观众一起亲自目睹了如梦的遭遇,也是他们的存在,让如梦仿佛人群中普通的一员。

但也是他们的存在,让我们洞察到如梦不简单是喜剧中的角色,而是一个现实的人物,再回忆如梦的种种经历,她被毁过容,她被七个男人用板凳打出血,她被涂满了白色的颜料,她被人从楼上踢飞到草地上,她被当众语言凌辱,她夜间送外卖差点被撞死……在这里,我们能看见某个追梦神话下的真相:她很有可能成为一个一无所有,全身瘫痪的残疾人。

也许这部电影也只是贩卖梦想的张全蛋,但是在告诉我们成功之前,它已经告诉了我们,某些将会发生的绝望现实。

相关阅读:

新喜剧之王影评无剧透

新喜剧之王短评

新喜剧之王观后感

版权申明:本文 周星驰新喜剧之王影评 版权归作者所有

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zqieqiang.com/yingping/20190214/170670.html